特色文章

本站域名更新,请转告。

每年3月份,我都会来这个网站看看。

今年来,竟然发现打不开,一连串的流程,终于打开了。内容仍在,只是由于续费晚了,之前的域名已经被抢注了。新域名是:www.liuxiangbo.org .望互相告知。

致歉。感谢小刀帮忙解决技术问题。

这个网站会保留到老石的孩子成年,再交给她。

一飞

磐石计划收支情况(2014年11月10日-2016年1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收到某要求匿名老石之友捐款1800元(当中指定向刘老师父母、女儿分别转交600元);

2015年1月22日,收到某老石之友捐款1200元(当中指定向刘老师父母、女儿分别转交400元);

2015年2月12日,根据捐赠人的定向资助要求,向刘老师父母、女儿分别转交1000元,合共2000元;

2015年12月20日,收到某要求匿名老石之友捐款1800元(当中指定向刘老师父母、女儿分别转交600元);

2016年1月19日,收到某老石之友捐款1200元(当中指定向刘老师父母、女儿分别转交400元);

2016年1月28日,根据捐赠人的定向资助要求,向刘老师父母、女儿分别转交1000元,合共2000元。

此期前,账户余额为11591.05元,其中2350元为定向用于资助乡村建设行动者。

截止2016年1月28日,账户余额为13634.03元,其中2350元为定向用于资助乡村建设行动者。

对于磐石计划的账目和工作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欢迎与我们联系,电子邮箱:laoshijijin@163.com。

第五个清明节的纪念

       引言:在第五个清明节,再次看3年前编辑《老石文存》“纪念悼文”时写的“写在前面的话(草稿)”,不知当时初步设想的六集计划最后结果是什么,在此贴出3年前未公开的旧文,表达不变的怀念——

                                                          “纪念文集” 写在前面的话

                                                          (成稿于 2012年2月24日)

 再过一个月,就是刘老石老师一周年忌日,我去年所承诺的编辑纪念文集的任务基本上也接近了尾声。在编辑的过程中,我的心情总是很沉重,不时停下来想一想关于刘老师的点滴。

斯人已去,要继承他的遗志,传承他的精神,生者惟有不断地以各种方式纪念才能真正表达我们的内心,并用实际行动来告慰,尤其是广大受他教育和启蒙的青年。

温铁军老师说“与他共事的人们记下他的言行就是最好的祭奠。”纪念文集希望从方方面面重现刘老师的点滴,将他的精神凝结于“言”,将他的行动落实在“文”,将大家的纪念集中于“事”,将他的希望激发出更多的“行”。

 

当我得知刘老师罹难的消息后,毫不犹豫地参与到有关纪念的准备中,当得知要编写追思纪念册时,我也主动提出参与进来,承担相对熟悉的那个支农的阶段。由于追思纪念册的编写时间很短促,仅出了粗线条式的简版,把深入细致系统地编写纪念文集推延到追思会后,我当时表示如果乡建中心启动纪念文集的编写工作,随叫随到,并在追思会后对遗作和悼文作了初步的汇总。

 

刘老师突然离去,留下了大量的后续工作要梳理,再加上数年来事赶事不停地实干,而顾不上回顾总结,况且新乡建本身就是个历史性厚重的宏大运动,因此我深知纪念文集的编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它需要几个很熟悉的人专门成立编委会讨论商定才够,自己可以辅助地打打下手。

当磐石计划的负责人陈日强提出让我牵头编辑纪念文集时,我明白自己难以堪当如此大任,眼看着周年纪念很近了,之前我也作了些准备,也作过承诺,因此可以做文集汇编,做些简单的编辑和校对工作,为后来更深入的纪念活动打好基础。我也很清楚,很多认识刘老师的人包括我自己在内都希望能早日看到系统的纪念文集,以使他们的哀思有个实物寄托,编辑工作越早完成越好。

由于手头没有原始材料,我主要依托纪念网站www.liuxiangbo.net来汇总文集,同时借助网络搜索,在搜集文章和求证的过程中,我发现在很多网站有转载刘老师的文章、媒体报道和采访、发布或转载悼文,还有几家网站专门设有纪念专题,百度文库和百科里也有纪念资料,更不用说支农社团和支农团队了,个人博客的纪念文章更多。这所有的一切,使我发现全国各地纪念他的人和组织都在网站上表达,内容和形式之多远超出我原来的预想,其工作量自然也成倍地增加,这些内容也是我原来设想的两个文集所不能完全装载的,因此我扩充了纪念文集的编辑计划,将其作为一套系列,将分散的内容归集起来,目前我所做的前两个文集仅算作第一阶段的纪念,这个计划的初步设想如下:

纪念文集之一:“老石文存”,收录刘老师已发表和未发表的各类文章、遗作,包括与人合撰的,这项遗作汇编已初步完成,可能会有我不知道的文章暂时难以编入;还有几篇刘老师作培训和参加研讨会的发言记录(稿);

纪念文集之二:“各界悼文”,收录各界人士的纪念文章、诗词、挽联、书信、短信、微博等,目前编写的是刘老师罹难一个月内的即时悼文,都是各人当时得知噩耗带着悲痛而作,算作“第一辑”;今后还会陆续有不同的纪念文章,可作为后辑编写;

纪念文集之三:“纪念活动”,收录不同单位、团体的各种集体性纪念活动,可以包括活动安排及议程、发言记录、新闻稿等,还可收录其它网站设立的纪念专题;

纪念文集之四:“媒体报道访谈”,收录媒体的各种报道和采访,包括论坛访谈;

纪念文集之五:“老石足迹”,收录汇总刘老师各年的行踪,类似于事件记,比如下乡去农村、到过的大学培训、参加的研讨会、培训会、参与的其他活动等,只要是和刘老师接触的人都能列上几条,可以在纪念网站开个专栏,按年月先登记罗列,每条简要记录200字左右,用事实来说话,显现刘老师是如何的“行动”“实干”;

纪念文集之六:“工作纪实”,收录刘老师关于不同项目的工作进展及思考,算作工作纪实实录,也是对他纪念的更深挖掘,这个主要是在梁漱溟乡建中心,可以通过会议记录、邮件记录、论坛讨论等找内容,但难度较大。

这些仅是文字性的,还有照片、图片、视频、音频、手迹、实物等都需要整理,使得文集系列加长。我的想法可能还不成熟,不完善,但这套纪念文集系列都是纪念之必须,且都是有价值的,同时在做的过程中会有新的思路和发现,从而使纪念更深入持久,落到实处,进而推动实际的乡建实践。文集的相当部分需要与照片、视频等相对照,需要和纪念网站的更新有机结合起来。

与刘老师长达十年的付出和坚持相比,与他给“三农”事业、给整个社会、给我们青年人带来的影响相比,任何隆重、细致、持久的纪念都不为过,甚至于仅停留在这些层面都有些愧对他的在天之灵。这套文集有的内容只需简单的编辑工作,但这只是很少的一部分,更多的是要进行回顾、梳理、总结,需要真正的花一些功夫和时间。刘老师有那么多培养出的学生,有那么多想念他的人,我相信这些人的力量汇集起来,再大的文集都可以呈现在世人面前,呈现在刘老师的墓碑前——我们为他书写最好的墓志铭。

 刘老师为支农乡建坚持奔走了十年,他把自己看作理想主义者,把为农民服务当作自己的事业,把教育青年作为义不容辞的责任,他放弃优厚的大学教师职位,放弃安逸的生活,放弃自己休息的节假日,放弃陪伴父母妻女的时间,在几乎没有收入甚至倒贴钱的情况下,在没有多少支持资源的条件下,在缺少很多配套工作的前提下,不断地面对各种困难,遇到不同干扰,甚至遭遇不解和非难,依然矢志不移,心中装着农民疾苦、装着民族复兴、装着国家命运,不图个人回报,不为一己之得失,开辟理想之路,双脚牢牢地踏稳在广袤的农村大地,在大学校园穿梭演讲为大学生指明支农的方向,带领大家勇往直前……

他牺牲了自己,带来了农民的合作化,带来了青年的成长,带来希望的春天……

虽去天国,他的名字会永垂不朽,他的精神长存人间,他的后继者会将理想和事业发扬光大……

希望这些纪念文集不再是“寻找被遗忘的沉重”,而是“农村发展与青年知识分子乡土回归”!

刘老师作了支农乡建道路上的铺路石,希望我们把纪念文集让这条正道向前延伸、再延伸……

 

 纪念文集的初步编辑者    陈守合

 2012年2月24日      

 

磐石计划收支情况(2014年3月2日-2014年11月9日)

磐石计划收支情况(2014年3月2日-2014年11月9日)

2014年4月22日,收到老石之友卫宏先生捐款1000元;

2014年9月28日,磐石计划2014年乡村建设行动者未成年子女保险资助项目,资助购买少儿综合意外保险(按照平安保险的网上保险报价,400元足够购买一年期的附加疾病住院保险和重大疾病险),合共2100元。具体如下:
1.广东省和平县蒲公英残疾人互助站朱少万的两份申请,资助600元;
2.广东省东莞市烛光公益服务中心宋刚虎的一份申请,资助400元;‍
3.甘肃省陇南义工联盟的赵鼎的一份申请,资助300元‍;
4.安徽省芜湖阳光爱心协会周声伍的一份申请,资助400元‍;
5.山东省济阳求知堂公益服务中心李涛的一份申请,资助400元‍。
(以上这笔之前已由陈日强负责垫付转账,11月9日归还垫付资金,合共2100元。)

截至2014年11月9日,账户余额为11591.05元,其中2350元为定向用于资助乡村建设行动者(此部分定向资金在本期前余额为4450元,本期拨付乡村建设行动者未成年子女保险资助项目的资助费用2100元)。

对于磐石计划的账目和工作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欢迎与我们联系,电子邮箱:laoshijijin@163.com。

磐石计划关于2014年乡村建设行动者未成年子女保险资助项目的公告

我们以为,在社会发展中,在NGO领域、社会创新发展中,最珍贵的莫过于人,这“人”不仅仅是我们的关注对象、服务对象,当然也包括在这个领域中的服务者、从业者、行动者、志愿者。没有人,没有人的思想、人的行动,就不可能有社会创新事业的发展。 继续阅读

第四个清明节的纪念

   引言:虽然在3月底我写给某网站《祖国需要我的梦想》主题征文的副标题就是

《纪念刘老石 坚持兴农梦》,我还是想在此贴出2年前未见世的旧文,这里记述的是

众人的纪念——

悼文编辑后记

时间回到2011年3月下旬,刘老师车祸及离世后,这个消息自发地一传十、十传百,很多认识他的迅速得到这一噩耗,大家的反应是类似的——不管是他的长辈、同辈还是晚辈——不相信、惊呆、震惊、扼腕、痛哭流泪、甚至在众人前失态,停下手头工作打电话或上网多方求证,多个QQ群像炸开了锅,很多人也迅速行动表达哀思,纪念网站、邮箱、微博等马上建起来了,“老石基金”也在积极筹备,悼文、挽联、诗歌、书信、短信等像雪片一样奔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