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纪念活动

入冬冷夜慢跑RU随忆

入冬最冷的一夜。在校园里慢跑了一圈。大草坪的人文楼,二层是以前的农经,边上的窗户第一期RC培训,让演小品。后边的水杉林和湾形石椅,和05年比没怎么变样,真不容易。那个暑假的中午就常在这里。只是知园红楼一层那件小屋早就变了新租户,没有人穿个大裤衩蹲在那数牌子,利索又不信任地扫着问话的人。想起留守的下午的《岳村政治》,小PAN从门口探进头。望着这西苑宾馆—–已经成了立交桥,灰漫窗外的阴霭云低,写下混沌,和SOUTHAME的联系。

农民合作组织研讨会书赠

农民合作组织研讨会书赠温铁军等同仁
去年泪洒湘波别,
今又与会面孔新。
十年坊间常涌动,
万里乡村一片新。
赤胆最是伟丈夫,
荆棘常伴事业人。
青竹还是春节好,
百年康梁传精神。
山东万印真2013.1.14(未经作者核对)

老刘最后的文献课

这学期和老刘上同样文献课,他最后上的课。Mr chen说当时刘的意见总和别的同学不一样,常常引起激烈的争论,但得益于此,很多内容认识的很深刻。还是同样的农民经济组织和改造传统农业,这是他走出事前十几分钟时还短信让中心加印学习的。
课上大家混混的说些无关痛痒的读书笔记,我不觉得我的自我感觉还有意思的note真能引起争论,而且,最主要的,我没勇气那么做。中庸的说,刚者易折,而若没有这些不惮表露自己观点的刚者,这本来就沉默的世界将多么无聊。比他年轻那许多的同学中,老刘是怎样的异物?记得他说要拼命读书,在这样混混的学校中的异物。

中元节德陵

拂晓,和少雄公交至人大与师母、舅哥、老邱一起去德陵。细节无话,少雄把福建带来的贝壳放上。回路上,师母提起闻渠奶奶说等20年后要把老刘的骨灰撒到海里,并说自己也要如此——“在小盒子里多闷啊”。
这是怎样神奇的老人,正是这样的老人遗传和孕育了老刘这样的奇人。叹之。

刘老师墓志铭撰写过程

刘老师的墓志铭是由温老师亲自撰写的。

4月4日,清明假期,在中心图书室师母、闻渠、小白、老魏一起讨论4月23号的活动,在讨论墓志铭那个环节时,我插了几句,于是大家决定由我写。

4月5日早上完成初稿,8点11分传给师母、温谷两位老师,如下:

(墓志铭)青年们是用来成长的,老师却是用来牺牲的,甚至这个时代都是用来牺牲的。是的,没有牺牲哪有成长呢?但愿在一棵老树旁能够长出满怀希望的春天来。

                                            ——刘相波

    刘相波,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项目主任,中国新乡村建设运动的倡导者、实践者。一个相信世界可以变得更好,并为此奉献终生的人。一个为了处在不公正境地中的人们奔走不息的人。一个急切而真诚地把大善告诉他的学生,鼓励他们寻找生命真意义的人。他是家人眼里总不能回家的“大野狼”,却用大爱点燃了这个时代的光。这光在人们心里。

其中那句总不回家的大野狼是刘闻渠的。

9点时谷老师回复说有些拗口。快11点时,温师回复一锤定音。

青年们是用来成长的,老师却是用来牺牲的,甚至这个时代都是用来牺牲的。是的,没有牺牲哪有成长呢?但愿在一棵老树旁能够长出满怀希望的春天来。

                                            ——刘相波

    刘相波,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项目主任、博士研究生;中国新乡村建设和大学生支农运动的倡导者、实践者。

    刘相波捧出自己大仁上善之心,照亮了这个时代。他是一个为了大同世界而奉献终生的仁人;一个为了维护正义而坚持不懈的勇士;一个为了挚爱青年而诲人不倦的导师。

确实更加明确、明朗和直接。

师母来电话说看了温老师稿中去掉了大野狼那句,刘闻渠都哭了。于是在终稿中加上了。

首届”刘老石”新农村建设协作者论坛征文启事

近百年来,中国经历了多次新农村建设”运动”,社会力量在历次新农村建设过程中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2005年中央提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以来,各种社会力量积极协作、参与各地的新农村建设实践,不仅在协作新农村建设过程中提供了大量的服务产品,而且培养了一大批新的协作者(NGO、志愿者),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协作者已经成为新农村建设的一支重要力量。为促进新农村建设协作者能力发展,同时为纪念当代新农村建设协作者先驱”刘老石”,由著名三农问题专家李昌平牵头,乡村建设协作者中心等单位发起,在河南省信阳市新农村建设示范村–郝堂村举办”首届’刘老石’新农村建设协作者论坛”。 继续阅读

白亚丽:为新时代的理想主义者送行

2012年4月21日,距京城北约40公里的昌平德陵公墓,在幽静的山谷中,数百人手执鲜花和石头蜿蜒而有序进入,他们是来送老石最后一程的。人群中有青年、同辈、也有白发长者;有逝者生前的学生、机构的同事、农民、工人,和其他慕名而来的朋友。也许是逝者人格魅力的吸引,也许是人们内心深处向往的某种力量的召唤,总之,在追求社会正义的公共型人物匮乏的今天,太难看到一个人的生死去留能牵动这么多人的目光。

刘老石先生离开大家已经一年,按照中国传统“叶落归根”之俗,老石应回归故里,安息于东北老家。但家属表示出一贯的公义之心,遵循逝者生前遗志,不计较由此给家人逢年过节纪念带来的不便,执意将他安葬在离他事业关系最近的京城,家属说:“相波属于大家,在北京会方便更多人的纪念,也离他的学生最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