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纪念文章

本站域名更新,请转告。

每年3月份,我都会来这个网站看看。

今年来,竟然发现打不开,一连串的流程,终于打开了。内容仍在,只是由于续费晚了,之前的域名已经被抢注了。新域名是:www.liuxiangbo.org .望互相告知。

致歉。感谢小刀帮忙解决技术问题。

这个网站会保留到老石的孩子成年,再交给她。

一飞

第五个清明节的纪念

       引言:在第五个清明节,再次看3年前编辑《老石文存》“纪念悼文”时写的“写在前面的话(草稿)”,不知当时初步设想的六集计划最后结果是什么,在此贴出3年前未公开的旧文,表达不变的怀念——

                                                          “纪念文集” 写在前面的话

                                                          (成稿于 2012年2月24日)

 再过一个月,就是刘老石老师一周年忌日,我去年所承诺的编辑纪念文集的任务基本上也接近了尾声。在编辑的过程中,我的心情总是很沉重,不时停下来想一想关于刘老师的点滴。

斯人已去,要继承他的遗志,传承他的精神,生者惟有不断地以各种方式纪念才能真正表达我们的内心,并用实际行动来告慰,尤其是广大受他教育和启蒙的青年。

温铁军老师说“与他共事的人们记下他的言行就是最好的祭奠。”纪念文集希望从方方面面重现刘老师的点滴,将他的精神凝结于“言”,将他的行动落实在“文”,将大家的纪念集中于“事”,将他的希望激发出更多的“行”。

 

当我得知刘老师罹难的消息后,毫不犹豫地参与到有关纪念的准备中,当得知要编写追思纪念册时,我也主动提出参与进来,承担相对熟悉的那个支农的阶段。由于追思纪念册的编写时间很短促,仅出了粗线条式的简版,把深入细致系统地编写纪念文集推延到追思会后,我当时表示如果乡建中心启动纪念文集的编写工作,随叫随到,并在追思会后对遗作和悼文作了初步的汇总。

 

刘老师突然离去,留下了大量的后续工作要梳理,再加上数年来事赶事不停地实干,而顾不上回顾总结,况且新乡建本身就是个历史性厚重的宏大运动,因此我深知纪念文集的编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它需要几个很熟悉的人专门成立编委会讨论商定才够,自己可以辅助地打打下手。

当磐石计划的负责人陈日强提出让我牵头编辑纪念文集时,我明白自己难以堪当如此大任,眼看着周年纪念很近了,之前我也作了些准备,也作过承诺,因此可以做文集汇编,做些简单的编辑和校对工作,为后来更深入的纪念活动打好基础。我也很清楚,很多认识刘老师的人包括我自己在内都希望能早日看到系统的纪念文集,以使他们的哀思有个实物寄托,编辑工作越早完成越好。

由于手头没有原始材料,我主要依托纪念网站www.liuxiangbo.net来汇总文集,同时借助网络搜索,在搜集文章和求证的过程中,我发现在很多网站有转载刘老师的文章、媒体报道和采访、发布或转载悼文,还有几家网站专门设有纪念专题,百度文库和百科里也有纪念资料,更不用说支农社团和支农团队了,个人博客的纪念文章更多。这所有的一切,使我发现全国各地纪念他的人和组织都在网站上表达,内容和形式之多远超出我原来的预想,其工作量自然也成倍地增加,这些内容也是我原来设想的两个文集所不能完全装载的,因此我扩充了纪念文集的编辑计划,将其作为一套系列,将分散的内容归集起来,目前我所做的前两个文集仅算作第一阶段的纪念,这个计划的初步设想如下:

纪念文集之一:“老石文存”,收录刘老师已发表和未发表的各类文章、遗作,包括与人合撰的,这项遗作汇编已初步完成,可能会有我不知道的文章暂时难以编入;还有几篇刘老师作培训和参加研讨会的发言记录(稿);

纪念文集之二:“各界悼文”,收录各界人士的纪念文章、诗词、挽联、书信、短信、微博等,目前编写的是刘老师罹难一个月内的即时悼文,都是各人当时得知噩耗带着悲痛而作,算作“第一辑”;今后还会陆续有不同的纪念文章,可作为后辑编写;

纪念文集之三:“纪念活动”,收录不同单位、团体的各种集体性纪念活动,可以包括活动安排及议程、发言记录、新闻稿等,还可收录其它网站设立的纪念专题;

纪念文集之四:“媒体报道访谈”,收录媒体的各种报道和采访,包括论坛访谈;

纪念文集之五:“老石足迹”,收录汇总刘老师各年的行踪,类似于事件记,比如下乡去农村、到过的大学培训、参加的研讨会、培训会、参与的其他活动等,只要是和刘老师接触的人都能列上几条,可以在纪念网站开个专栏,按年月先登记罗列,每条简要记录200字左右,用事实来说话,显现刘老师是如何的“行动”“实干”;

纪念文集之六:“工作纪实”,收录刘老师关于不同项目的工作进展及思考,算作工作纪实实录,也是对他纪念的更深挖掘,这个主要是在梁漱溟乡建中心,可以通过会议记录、邮件记录、论坛讨论等找内容,但难度较大。

这些仅是文字性的,还有照片、图片、视频、音频、手迹、实物等都需要整理,使得文集系列加长。我的想法可能还不成熟,不完善,但这套纪念文集系列都是纪念之必须,且都是有价值的,同时在做的过程中会有新的思路和发现,从而使纪念更深入持久,落到实处,进而推动实际的乡建实践。文集的相当部分需要与照片、视频等相对照,需要和纪念网站的更新有机结合起来。

与刘老师长达十年的付出和坚持相比,与他给“三农”事业、给整个社会、给我们青年人带来的影响相比,任何隆重、细致、持久的纪念都不为过,甚至于仅停留在这些层面都有些愧对他的在天之灵。这套文集有的内容只需简单的编辑工作,但这只是很少的一部分,更多的是要进行回顾、梳理、总结,需要真正的花一些功夫和时间。刘老师有那么多培养出的学生,有那么多想念他的人,我相信这些人的力量汇集起来,再大的文集都可以呈现在世人面前,呈现在刘老师的墓碑前——我们为他书写最好的墓志铭。

 刘老师为支农乡建坚持奔走了十年,他把自己看作理想主义者,把为农民服务当作自己的事业,把教育青年作为义不容辞的责任,他放弃优厚的大学教师职位,放弃安逸的生活,放弃自己休息的节假日,放弃陪伴父母妻女的时间,在几乎没有收入甚至倒贴钱的情况下,在没有多少支持资源的条件下,在缺少很多配套工作的前提下,不断地面对各种困难,遇到不同干扰,甚至遭遇不解和非难,依然矢志不移,心中装着农民疾苦、装着民族复兴、装着国家命运,不图个人回报,不为一己之得失,开辟理想之路,双脚牢牢地踏稳在广袤的农村大地,在大学校园穿梭演讲为大学生指明支农的方向,带领大家勇往直前……

他牺牲了自己,带来了农民的合作化,带来了青年的成长,带来希望的春天……

虽去天国,他的名字会永垂不朽,他的精神长存人间,他的后继者会将理想和事业发扬光大……

希望这些纪念文集不再是“寻找被遗忘的沉重”,而是“农村发展与青年知识分子乡土回归”!

刘老师作了支农乡建道路上的铺路石,希望我们把纪念文集让这条正道向前延伸、再延伸……

 

 纪念文集的初步编辑者    陈守合

 2012年2月24日      

 

第四个清明节的纪念

   引言:虽然在3月底我写给某网站《祖国需要我的梦想》主题征文的副标题就是

《纪念刘老石 坚持兴农梦》,我还是想在此贴出2年前未见世的旧文,这里记述的是

众人的纪念——

悼文编辑后记

时间回到2011年3月下旬,刘老师车祸及离世后,这个消息自发地一传十、十传百,很多认识他的迅速得到这一噩耗,大家的反应是类似的——不管是他的长辈、同辈还是晚辈——不相信、惊呆、震惊、扼腕、痛哭流泪、甚至在众人前失态,停下手头工作打电话或上网多方求证,多个QQ群像炸开了锅,很多人也迅速行动表达哀思,纪念网站、邮箱、微博等马上建起来了,“老石基金”也在积极筹备,悼文、挽联、诗歌、书信、短信等像雪片一样奔来…… 继续阅读

老刘还在我们身边

今年是刘老师离开的第三年,他的墓志铭上写着“一个女儿眼里总是不回家的‘大野狼’”。我想刘老师其实是一个很用心的人。

小调研主要是师母在带,有一次她捎来一辆小儿车放在乡建中心院子里,后来没怎么用得上小调研就长成大孩子了,就那样一直在中心静静放着。给人的感觉,刘老师和孩子呆一起的时间确实是比较少。

不过眼看小调研快长成大姑娘了,高强度工作之余,刘老师没有忘记要尽一位父亲对孩子的责任,他教育孩子的方法一是爱,二是严。

记得有一次出差坐火车回京,刘老师突然让帮他打游戏,原来小调研喜欢一款三国策略类游戏,出差前刘老师就答应要帮她过几关,后来工作紧张也没顾得上,只好在颠簸的火车上来履行对孩子的承诺了,要知道打游戏确实挺为难他的。

去年许多频道热播《爸爸去哪儿》,说起来刘老师早在那片子播出几年前就已经在这样做了,他曾经多次去河北顺平农村做农民培训,有几次就把小调研带在身边,带着她玩泥巴、赶羊,和老农民聊天,有时候还把她举过头顶,有时候开会也带着她。我记得他曾经说过,带小调研去农村是他有意为之,他觉得城里的教育既花钱又让孩子变得娇气。

不出所料,小调研一天天出落得活泼大方。有一年温老师过60大寿,小调研和邱老师孩子在祝寿的小短片里使劲唱啊跳啊,两个孩子乐趣横生、生气勃勃,温老师乐得合不拢嘴。刘老师开始没有笑,后来他是笑得最厉害的那个,一边大笑一边拍手,目光慈爱。不过据说小调研还是挺怕他父亲的。就和很多支农同学的感觉一样,刘老师是个要求很严格,甚至严厉的人。

不过他的另一面是“八卦”。有一年,中心的学员里有几位因为恋爱苦恼,由此刘老师带领我们对“理想主义者的爱情观”做过很多次的讨论,先看当时的热播剧《蜗居》,然后结合剧情把爱情和社会问题一起来讨论。他经常八卦我们,鼓励老学员之间谈恋爱,因此被授予“八卦大王”称号,我们在讨论会上也趁机八卦他,一定要他讲一讲自己的恋爱故事。

有几次,刘老师扭不过就坦白交代了。我仿佛听他说起,他刚开始对爱情不是很主动,一门心思想许多大问题(社会问题),但师母很多小的细节很让他感动,这样他爱上了师母。

他的恋爱观是:男人要在追求理想主义的事业中收获爱情,最好是能够得到兼顾,而不能为了爱情放弃对社会的责任、对理想社会的探求;男人应该有自己的事业、担当,尽力让自己成为女人的偶像,如果不是这样,宁可不要这种爱情;女人不是简单的追就能追得到的,等等。

有一年冬天雪下得特别大,刘老师带着我们十多号乡建学员挤在简陋的图书馆开年终会,破天荒地教我们唱了一曲《恋曲1990》,那是一首抒情的歌曲,有着对80年代爱情美好的回忆。以前我们总取笑,“刘老师你就会唱那三板斧。”他的三板斧就是——《假行僧》、《一块红布》,还有《团结就是力量》。

他给我们一种石头一样的硬汉形象,直到那个冬天,我突然感触感情方面他也是个格外细腻的人。后来听说他出事前那天,还给妻子带了几支百合花。

我曾想,刘老师在前半生把理想、事业当做自己的爱人,而在后面那些时间,他把自己的爱人(妻子、女儿、学生、师长)也当做了自己的理想、事业。在他离开三年后,我依然能感觉到他的炙热、宽容、睿智、严格。

他的墓志铭上有一句话,“他捧出自己的大仁上善之心,照亮了这个时代。”刘老师有没有照亮这个时代,就让时代来评说吧,但他的确照亮了我们——十年乡建、十年支农中来来往往的莘莘学子。

《潜伏》热播的那一年,其主题曲《深海》深受志愿者们喜爱,为了一项伟大的事业,默默地沉潜,对“你”的爱已无言。无论刘老师,还是因乡建而聚到一起的朋友、恋人,无不拥有一份“无言的爱”。

因乡建而相识、结为夫妻的,仅中心大院里就有小白、程平,文静、留洋,秦岭、卢欢……后来又有云燕、少雄,佳佳、皮皮,今年据说又将有更多对乡建新人举行集体婚礼,小白等人的集体婚礼就是刘老师亲自张罗的。现在第一批乡建情侣已经诞下了许多可爱的新一代,代代守望乡建,这正是刘老师一直期望看到的。

 

钱理群:老石的思想遗产——读《刘老石纪念文集》

老石网编者按:《刘老石纪念文集》是今年初为纪念刘老师逝世一周年,由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和磐石计划组织,老支农队员陈守合牵头整理的,编印了《老石文存》和《怀念老石》(上下两册)。但愿借着纪念文集的编印,能有更多的朋友了解刘老师,并且继承、发扬刘老师的精神,让希望的种子发芽、成长,迎接一个美丽春天。在此,特别转载钱理群先生的读后感,愿大家能够分享来自“观察者”的评价。

原文来源:《信睿 》2012年8期    作者:钱理群

  我读《刘老石纪念文集》,再一次受到感动,深觉震撼。感动自然是因为他的精神和人格;震撼则因为他的感召力和影响力,其背后又有他的行动力和思想力。老石的行动力是我早就佩服的,思想力却是在这一次集中阅读时才强烈感受到的。老石曾向青年们提出五个“拼命”:“拼命地读书”“拼命地实践”“拼命地锻炼身体”“拼命地思考”“拼命地和好人站在一起”(《明天,我们决定勇敢地去承担—写给青年的大学生们》)。 继续阅读

长城脚下的公社: 现代版的乡村教育运动

4月17日,北京六级大风。

海淀区西山脚下一个农家院,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办公点,200多人举起右拳,共同宣誓“为农民服务,为理想奋斗”。

“聆听”他们宣誓的是已永远阖上双眼的中心总干事刘老石。这一天,支农倡导者刘老石追思会在此举行,刘老石的生前好友以及费心培养的支农队员代表,来送他最后一程。 继续阅读

发芽的种子

“村小学有两栋教学楼,操场不大,下雨后积水严重,校舍无人绿化,教室的桌凳较破烂,课桌抽屉多无底板。大学生及高中生皆很少,初中生辍学率很高,很多出去打工了。村中以小孩妇女和中老年为主,与中西部其他地区乡村的衰败景象相似。”

这是8年前的南塘村,隶属安徽省阜阳市。安徽省是中部地区的劳务输出大省,大批青壮劳动力外出打工。与许多乡村一样,南塘村成为了一座空心村。

就在中央政策连续强调“三农问题”重要性的2003年,刘老石带领着来自全国10多所高校的近三十名队员,坐了一整夜的绿皮火车来到了安徽阜阳的南塘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