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11月

磐石计划筹款情况(2011年9月24日-11月21日)

9月25日,涂名捐款2000元,并承诺持续捐款,成为“老石之友”。
9月25日,何忠洲捐款500元,并承诺捐五年,成为“老石之友”。
9月26日,陈日强、梁少芬夫妇捐款1099元,并承诺持续捐款,成为“老石之友”。
9月29日,邓林华捐款200元,并承诺捐五年,成为“老石之友”。
9月29日,顾琦捐款200元,并承诺捐五年,成为“老石之友”。 继续阅读

旅程:辛亥百年后又18天的夜里对老刘的纪念

              旅程清晨,中心的院子还没有醒,很多人去了外地,藤上的丝瓜垂着发了黄,很显得有些冷清。瓜藤下,一个披着水蓝色运动衫的女生走过,从后面看,竟像彭影,同样的水蓝色运动衫,同样的短发。但却是新的陌生面孔。管齐告诉我她们是七期学员,七年了,从走进赵庄这样的陌生院子,到彭影、管齐们走进永丰这样陌生的院子,竟然到了第七期。那背影既熟悉又陌生,一批批新的年轻人过来,又慢慢离开。院子对我们已然不再陌生,它的背影总会投射在曾在这里的一些人心上。李云雷老师说,知道在这城市的一角有那么一个院子,在坚持着,心里是踏实的。这样一个地方,在如我这样徘徊困顿的,也可以有想象的空间。

  继续阅读

老石,走好!

  
    题目写出来,心里还是痛的不得了。称为老石,是因为在之前,我真的以为这就是真名。去合肥的路上,接到短信,说刘湘波在从北京回天津的路上车祸不幸去世。有点恍惚。再看括弧里的名字(刘老石)时,心里真不情愿联想到是他。

   老石是位平和、热情的老师。2007年的时候,接受了北京梁漱溟乡建中心为期一年的四次培训。以人民乡建中心为点,跑了全国好多地方。每次的学习过程,都是一个理想与激情的碰撞。刘老石为我们亲授面教了很多终身受益的知识。《改革发展三十年》更是至今让我记忆有心的课件。仿佛他的笑声和语气就在眼前、耳边。

真的不愿意相信他已经离大家而去。 继续阅读

二姐:痛悼刘老石、纪念新乡建:十年磨一剑,路途盼春天……

老石的乡建十年,同时也是支农志愿者的十年——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这几天,一直沉浸在痛失老石的悲痛中,几乎什么也做不成,一直止不住的流泪,也不敢打电话咨询,怕“帮倒忙”,耽误了大家宝贵的时间,想想自己真的很没用,只知道哭,那种痛彻心腑的感觉让我发现老石竟然对我的影响竟是如此之深!相信这也是我们很多支农志愿者们的共同感受。唯有用点滴文字和回忆作为祭奠和怀念,继续老刘未竟的事业,以告慰老石的在天之灵……

        今天早上,温老师讲座一开始就悼念老石,并讲起老石为何叫老石,是因为他不想别人叫他老师,为求平等,故叫老石……

        老石虽非老师(从大学辞掉教师职务后),却是桃李满天下,近10年来培育了全国各所高校的涉农社团和一批又一批的热血青年。给大学生们的大学生活注入新的血液,一时改观部分大学生们的“郁闷”、“无奈”、“无所事事”或追名逐利的状态,号召大学生们要深入社会实践中去,到农村的广阔天地中间去,了解这个社会正在发生着什么,看看真实的生活,全国各地的鲜活的现实生活。然后,再思考,我们究竟能够做点什么,能够改变点什么……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