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2年07月

刘老师墓志铭撰写过程

刘老师的墓志铭是由温老师亲自撰写的。

4月4日,清明假期,在中心图书室师母、闻渠、小白、老魏一起讨论4月23号的活动,在讨论墓志铭那个环节时,我插了几句,于是大家决定由我写。

4月5日早上完成初稿,8点11分传给师母、温谷两位老师,如下:

(墓志铭)青年们是用来成长的,老师却是用来牺牲的,甚至这个时代都是用来牺牲的。是的,没有牺牲哪有成长呢?但愿在一棵老树旁能够长出满怀希望的春天来。

                                            ——刘相波

    刘相波,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项目主任,中国新乡村建设运动的倡导者、实践者。一个相信世界可以变得更好,并为此奉献终生的人。一个为了处在不公正境地中的人们奔走不息的人。一个急切而真诚地把大善告诉他的学生,鼓励他们寻找生命真意义的人。他是家人眼里总不能回家的“大野狼”,却用大爱点燃了这个时代的光。这光在人们心里。

其中那句总不回家的大野狼是刘闻渠的。

9点时谷老师回复说有些拗口。快11点时,温师回复一锤定音。

青年们是用来成长的,老师却是用来牺牲的,甚至这个时代都是用来牺牲的。是的,没有牺牲哪有成长呢?但愿在一棵老树旁能够长出满怀希望的春天来。

                                            ——刘相波

    刘相波,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项目主任、博士研究生;中国新乡村建设和大学生支农运动的倡导者、实践者。

    刘相波捧出自己大仁上善之心,照亮了这个时代。他是一个为了大同世界而奉献终生的仁人;一个为了维护正义而坚持不懈的勇士;一个为了挚爱青年而诲人不倦的导师。

确实更加明确、明朗和直接。

师母来电话说看了温老师稿中去掉了大野狼那句,刘闻渠都哭了。于是在终稿中加上了。

长城脚下的公社: 现代版的乡村教育运动

4月17日,北京六级大风。

海淀区西山脚下一个农家院,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办公点,200多人举起右拳,共同宣誓“为农民服务,为理想奋斗”。

“聆听”他们宣誓的是已永远阖上双眼的中心总干事刘老石。这一天,支农倡导者刘老石追思会在此举行,刘老石的生前好友以及费心培养的支农队员代表,来送他最后一程。 继续阅读

发芽的种子

“村小学有两栋教学楼,操场不大,下雨后积水严重,校舍无人绿化,教室的桌凳较破烂,课桌抽屉多无底板。大学生及高中生皆很少,初中生辍学率很高,很多出去打工了。村中以小孩妇女和中老年为主,与中西部其他地区乡村的衰败景象相似。”

这是8年前的南塘村,隶属安徽省阜阳市。安徽省是中部地区的劳务输出大省,大批青壮劳动力外出打工。与许多乡村一样,南塘村成为了一座空心村。

就在中央政策连续强调“三农问题”重要性的2003年,刘老石带领着来自全国10多所高校的近三十名队员,坐了一整夜的绿皮火车来到了安徽阜阳的南塘村。 继续阅读

温铁军:我们怎样继承刘老石的精神遗产?

——温老师在梁漱溟乡建中心清明节悼念刘相波座谈会上的讲话

(根据录音整理,已经本人修改)

这些天我一直在想来了给你们说什么,一直就有些担心,怕来了以后年轻孩子哭成一团。他如果还在这,绝不会容忍这种现象,因为他是一个意志坚强的人。如果在任何一个变故面前,包括像刘老石这样的大家崇敬的同志离开的时候,我们只是自我情绪发泄,而没有顾到应该继续他未及完成的事业,那就是说每个人都还是小我的自私,兀自悲伤心情的发泄。今天下午你们的表现让我放心了,这些天担忧是多余的。从今天大家的表现看,刘老石留下的这个队伍是稳定的,这就可以说他多年的努力是有效果的,带出来的这些人个顶个的让他能够放心。由此,我倒是觉得要谢谢大家,谢谢你们这么有自制力,这么有意志,这么团结奋斗!所以,第一句想说的话是:谢谢大家!在这个时候能够坚持得住,很好! 继续阅读

首届”刘老石”新农村建设协作者论坛征文启事

近百年来,中国经历了多次新农村建设”运动”,社会力量在历次新农村建设过程中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2005年中央提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以来,各种社会力量积极协作、参与各地的新农村建设实践,不仅在协作新农村建设过程中提供了大量的服务产品,而且培养了一大批新的协作者(NGO、志愿者),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协作者已经成为新农村建设的一支重要力量。为促进新农村建设协作者能力发展,同时为纪念当代新农村建设协作者先驱”刘老石”,由著名三农问题专家李昌平牵头,乡村建设协作者中心等单位发起,在河南省信阳市新农村建设示范村–郝堂村举办”首届’刘老石’新农村建设协作者论坛”。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