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悼念

方丹敏:“虽苦,心里是高兴的”——我所认识的刘老石

3月25日,我收到南周记者何忠洲的短信”刘老石(刘湘波)昨晚走了,原以为他只是想念我们,象他组织的众多活动一样,开个玩笑以便我们相聚.现在他却真 的把我们孤零零地扔在这个世界上了.”我看完心下一紧,又有点不能相信:这么一个天天乐呵的人,因为什么想不开吗?还是这短信就是玩笑?

我给何忠洲打电话,才知道这不是玩笑,刘老石的走,缘于3月21日晚一场交通事故,飞来横祸。

我眼前立刻浮现他的笑,和他那如老牛般诚恳的眼神。

继续阅读

笑蜀:理想主义不该穷途末路

老石,本名刘湘波,我的一个兄弟,刚刚死于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才四十来岁的人,那么年轻,那么活力十足,转眼竟成幻影。这对我,尤其对成千上万乡建人来说,其震撼无异于置身日本大地震。

我跟老石相识于温铁军先生旗下的《中国改革》杂志社,那时他在农村版,负责培训和组织全国高校的支农志愿者;后来又协助温先生创办“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和“梁漱溟新乡村建设中心”,培训来自全国各地的成千上万乡建人。这两所地方,后来被称作乡建人的黄埔军校。

继续阅读

小刀周远:刘老石三日祭—理想主义者的十年

青年们是用来成长的,老师却是用来牺牲的,甚至这个时代都是用来牺牲的。是的,没有牺牲哪有成长呢?但愿在一棵老树旁能够长出满怀希望的春天来。

       ——刘老石《老师是用来牺牲的
老石的照片

刘老石这个名字并非他的本名,原因是农民们常叫他老师,于是他也不能逆了他们的意,于是就干脆改名”刘老石”。这个名字到底是从何时叫起的,我不得而知。只是知道他从2000年冬天开始负责天津科技大学的学生社团工作之后,便与温铁军老师、李昌平等人开创了”大学生支农“这一事业。自从这五个字逐渐传遍大江南北之后,众多的青年人开始自发地走进了农村,年复一年。十年之后,这些青年逐渐成为各界的中坚,有人成为记者,有人去了NGO,继续大学时候未竟的事业。2010年7月31日,刘老石辞去天津科技大学的教职,成为专职的”支农辅导员”,继续晏阳初和梁漱溟当初的”乡村建设”事业。这一年,他也刚成为温铁军的农村发展博士,也是他从事这一行工作的第十个年头。

继续阅读

周心静:纪念老刘

Dear师友:
今晨突闻噩耗,一位比社工专业更能影响我的人生导师——刘湘波(刘老石),竟于昨晚因车祸去世……真的难以接受这个现实!
我对此段文字深有同感:他是引导我走上关注社会关注农村道路的启蒙老师,没有他,我的大学和人生都将没有意义。纪念他,让我们读他的文字,做他所做的事。

继续阅读